您现在的位置: 养猪巴巴网 >> 行业资讯 >> 国内动态 >> 正文
山东
河南
河北
黑龙江
吉林
广东
陕西
浙江
江苏
辽宁
湖北
山西
北京
安徽
福建
湖南
四川
江西
内蒙古
天津
广西
上海
重庆

广东首例非瘟疫情的处置过程以及疫点消毒情况

作者:佚名    资讯来源:中国动物检疫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3-25 06:02:39

2018年12月17日,珠海市畜牧兽医主管部门接到香洲区报告,称辖区内某生猪定点屠宰场有猪只异常死亡之后确诊为非洲猪瘟疫情,此次疫情为广东省首例ASF疫情,也是我国公布的第93起ASF疫情。本文通过总结广东省首例ASF疫情的诊断和处置过程,为ASF的排查、临床诊断和处置提供参考。

一、发病情况

疫情发生地为珠海市主城区某生猪定点屠宰场。屠宰场有围墙与外面道路隔离,周围3 km范围内无生猪养殖场和生猪交易市场。发病猪同批次共50头,由一辆运猪车装载进入屠宰场。根据货主携带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动物A)”溯源,该批生猪来源于广东省佛山市某小型养猪场。据调查,该养猪场早期曾饲喂过泔水,后改用商品饲料。该批次生猪按时间分阶段死亡3头、6头、2头,共计11头。

二、临床诊断

临床症状:部分发病猪精神不振,站立不稳,体温升高,40-41C,扎堆,个别猪排血便、脱肛(图; 1-A) ;有的病猪四肢、耳朵、腹部和臀部皮肤发绀(图1-B),亦有个别猪表现头部、鼻部充血潮红症状。由于病程不同,猪群个体间表现出的临床症状存在一定的差异。

  

剖检病理变化

对11头病死猪全部剖检发现:脾脏肿大、增厚、变宽,约为正常的2~3倍,且发黑、质脆(图2-A),肾脏肿大,严重淤血,表面呈现弥漫性的黑色淤血斑(图2-B),或淤血坏死、发黑(图2-C、D)  ,小肠浆膜呈现弥漫性红色出血点(图2-E)或血管网状充血(图2-F):颌下淋巴结肿大,颜色发紫(图2-G)。由于病程不同或个体耐受差异,部分病死猪内脏并未出现明显的病理变化。在不同的发病猪中,出现病理变化的内脏器官个数也不尽相同,不同发病猪,同一个内脏器官,其病变程度亦有差异。

三、采样送检与确诊

按照《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试行)》和《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要求,采集3头剖检病变程度不同的病死猪脾脏样品,送广东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检测。经荧光PCR方法检测,3份样品均为ASFV核酸阳性(图3)。将3份样品送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检测,确诊为ASF。

四、疫点消毒与效果评价

疫情发生后,当地政府立即启动重大动物疫情应急响应,按照《广东省非洲猪瘟突发疫情应急处置预案》,发布封锁令,划定疫点、疫区和受威胁区,严格处置疫情。其中,在疫区内无害化处理了所有易感动物及其排泄物、污水等,对疫点进行了全面彻底地清理和消毒,同时对不同时间的消毒效果进行评价,并将其作为疫区解封的重要参考指标。

消毒:按照《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试行)》规定,并参考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技术标准同,采用生石灰、烧碱和消特灵(二氯异氰尿酸钠)对疫点进行全面消毒,对环境使用40%辛硫磷溶液灭杀蜱虫。

消毒范围包括地面、车间、器具、栏舍、车辆和人员等。第1周,每天消毒5次,其中大规模消毒3次,小规模消毒2次,1周后,每天保持消毒1~3次,直至环境样品中不再检出ASFV核酸,然后逐渐降低消毒频次,直至解除封锁。

效果评价:分别于消毒1、3、7、15、17、 19d后,采集:环境样品20-26个,采样尽量覆盖疫点内所有环境状况。采用磁珠法提取样品DNA,利用荧光PCR方法进行ASFV核酸检测。

检测结果显示:消毒1 d后有2个样品呈阳性(图4-A),阳性样品采集点为屠宰场器具和猪圈栅栏: 3d后有1个样品呈阳性(图4-B) ,阳性样品采集点为剖检案板;7d后有2个样品阳性(图4-C),阳性样品采集点为车间整板和瓷砖缝隙: 15、 17、 19d 后全部样品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五、讨论

广东省首例ASF疫情为一起发生在屠宰场的外地输入性疫情,通过对这起疫情的及时准确诊断和有效处置,实践了ASF疫情防控的既定策略,且丰富了ASF的临床观感。诊断过程中发现,猪群在感染ASFV后,临床表现差异较大,即使在急性死亡病例中,也并不一定会出现经典文献中描述的典型症状和病理变化。

病死猪剖检后,有的呈现明显的病理变化,有的则完全看不出病变,出现病变的内脏器官,其病理变化程度也不尽相同,这在一定程度上给ASF的临床诊断和疫情排查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因此,必须结合流行病学调查,通过群体观察以及尽可能多的个体诊断,如猪群出现发热或无症状突然死亡,剖检后小肠浆膜出血,肾脏淤血,脾脏肿大等,经综合分析作出初步诊断,确诊必须借助实验室诊断。

猪群感染ASFV到发病有一定的潜伏期,而处于潜伏期内的生猪临床上可能不易被发现。这是ASF防控的难点,因为潜伏期内的感染猪存在散毒风险。这就需要对疫情尽早排查、确认,以及对疫点内的易感动物尽早进行销毁处置。建议在ASF疫情的排查和诊断过程中,在政府管理部门许可的条件下,按照早发现、早诊断、早处置的原则进行疫情处置。

从对疫点消毒效果的监测结果看,消毒1d后,地面已检测不到病毒核酸,但立面的消毒效果不如地面,臂如墙面、栅栏、器具等在消毒1d后仍能,检测到病毒核酸,一些垫板、角落或缝隙,由于消毒或冲洗可能不如地面充分,在消毒7 d后仍然能检测到病毒核酸。因此,对于垫板、角落或缝隙这些隐秘的地方,在消毒时绝不容忽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建议采用火焰喷枪以火焰焚烧的方式杀灭病毒,避免这些地方成为病毒的“庇护所”。

在时间上,无论是地面还是立面,消毒15d后,疫点内已检不到病毒核酸。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环境样品中检测到病毒核酸,只能提示该环境存在生物安全风险,并不表示该环境一定具备传染源属性。ASFV为双链DNA病毒,相比RNA病毒,其核酸在外环境中具有较强的稳定性,核酸检测阳性理论上不能证明具有感染和复制能力的活病毒存在图。因此,在全面消毒后,须对环境进行彻底清洗,而且清洗效果直接影响环境样品的核酸检测结果。

参考文献:

[1]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 .陆生动物诊断试验与疫苗。 手册:哺乳动物、禽类与蜜蜂,下卷[M]. 农业部兽医局,组译。7版,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 2012.

[2] OIE. WAHIS[DB/OL]. [2018-12-20]- ht:/:/www.oie.int/wahis_ 2/public/wahid.php Diseaseinformation/ Immsummary,

[3] BELTRAN-ALCRUDO D, ARIAS M, GALLARDOC,et al.非洲猪癌:发现与诊断-兽医指导手册 [M].农业农村部兽医局,中国动物疫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组译.罗马: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 , 2018.

[4] KING D P, REID S M,HUTCHINGS G H, et al,Devclopment of a TaqMan PCR assay with internal amplifcation control for the detection of African swinefever virus[]. Joumal of virology methods, 2003, 107(I) : 53-61.

[5]王清华,任炜杰,包静月,等.我国首例非洲猪瘟的确诊[D]中国动物检疫,2018, 35 (9) ; 1-5.

[6] 陈昌海,董永毅,开妍,等,江苏首例非洲猪盛现场诊断报告[D]_中国动物检疫,2018. 35 (9) : 5-8.

[7] ZIMMERMANJJ, KARRIKER LA, RAMIREZ A,etal.猪病学[M].赵德明,张仲秋,周向梅等,主译,10版.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14.

[8]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 兽医研究所.兽医微生物学M.2版.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3.

资讯录入:yz88    责任编辑:yz88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 养猪巴巴网 - 中国养猪行业第一门户网站 意见建议 / 合作邮箱:yz88cn#qq.com( #换成@ )
  • 钻石彩票